Inside “開玩笑”

我在紐約的時候常常跟我的朋友聊天兒。一頓晚飯的時候我們看見兩個喝醉的男人。他們離我們很近所以我們用中文談到他們。我想一想:你什麼時候用別的語言說到聽不懂的人?我的媽媽有的時候也用廣東話跟我說奇怪的人。你覺得客氣不客氣?

Advertisements